2019年1月4日
[本篇访问: 347]
徐小跃:说君子(11)

(3)《中庸》关于绅士和小人。在原始的儒家经典中,直接讨论绅士和小人讨论绅士的美​​德,除了上面讨论过的《论语》和《荀子》之外,《中庸》越集中。

孔子认为“中庸”是最高的美德。他说:“中间的美德也是美德,差不多!” (《论语·雍也》)。在孔子确定之后,他没有解释所谓的平均值。人们习惯用孔子的另一句话来解释平均。孔子说“为时已晚”(《论语·先进》)。这意味着“超标题”与“小于”相同,因为它们都违反了原则。自《礼记》,“中庸”作为“标题”,后来宋人的“中庸”作为“标题”,它进一步凸显了中庸作为儒家思想中的美德的重要地位。和文化。特别是,《中庸》也明确提出“绅士取决于中庸”的思想,从而将绅士与绅士,绅士和儒家文化紧密联系在一起。更值得注意的是,书《中庸》将直接遵循均值学说和违反均值作为判断绅士和反派的标准。《中庸》说“绅士适中,恶棍反对温和派”,这更进了一步。加强和丰富儒家绅士文化的内涵和意义。

为什么“绅士依赖于平均”和“恶棍反对温和?”要理解这个问题,首先要解释“中庸之道”的概念。

首先,解释“温和”。作为四本书之一,《中庸》与《论语》相同,并没有给出“温和”概念的概念直接解释。我们只能根据后代的评论来获得它们的含义。总而言之,对“中中”和“庸”有以下解释。解读“中中”:首先,北宋程宋说“中间没有偏见”,南宋朱熹说“中国人,不偏不倚,名字不太晚” “在中间,中立的真实和意义”。二,“勇”的解释:《尔雅·释诂上》说“勇,常也”,《礼记·正义》郑玄注“嘛,也用”,《礼记·中庸》郑玄注:“俞,常也”,程伟说“说平庸并不容易”,朱熹说“担心,通常也是”。三,对“中庸”的解释:《礼记·正义》郑玄注意到“平庸的名称,其中立性的记录也被使用”。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上述解释都没有给人们更清楚的答案,因此必须对它们进行整合和简化。换句话说,解释“温和”的关键是要掌握“中间”的含义,即要保持公正和温和。而“战争”,即记住两个词,一个是“经常”,另一个是“使用”。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定义“温和”的整体性质:将恒定和不偏不倚的原则应用于日常生活,这被称为中庸之道。或者,在日常社交生活中,始终存在一种不偏向正确道路的行为。这被称为中庸之道。

其次,绅士的美德具体表现。在《中庸》中,绅士对中庸之道的美德体现在“中间时间”,“在优势地位”,“不流淌”和“忠诚与宽恕之道”等问题上。与恶棍的方式相同。比较进一步升华。

首先,当绅士在中间时,恶棍是肆无忌惮的。《中庸》的第二章强调孔子的“绅士平庸,反对温和的反派”,并明确指出“绅士也平庸,绅士处于中间。恶棍也是反温和的,反派也不是禁忌。“在这里,《中庸》直接将“绅士根据中庸”与“绅士与中间”联系起来,直接将“小人与中庸”和“肆无忌惮”联系起来。通过这种方式,“温和”在“时间”的概念下是合理的,而“反温和”在“不择手段”的命题中是合理的。通俗地说,能够“及时”地实现平均的教义,因此绅士就是这样;没有嫉妒的行为是反温和的,因而是反派。所谓的“及时”是在任何时间和任何时间按照中间方式进行。不要过头,不够。当然,要做到这一点,你需要控制你的言行,保持谨慎,特别是不要看别人。当你听不到它时,你必须严格要求自己让你的言行符合正确的道路。 “只是不要嫉妒,没有听到恐惧,也没有时间不在中间”(朱钰语),这也是说。如果我们从动态中抓住“及时”,那就是要求绅士不时采取行动并不时改变。在客观情况的变化中,我们始终坚持正确的道路。一个绅士可以通过锻炼自己来适应这种意思。相反,小人犯了各种反温和的东西,因为他没有顾忌,不择手段,傲慢自大。把它变得更平凡,因为恶棍心中没有恐惧,所以他应该做点什么,但他不敢这样做;他不应该做太多,但他敢这么做。可以看出,“中间时间”需要一种敬畏感; “不择手段”表现出一种敬畏感。值得注意的是,《中庸》的“绅士与时间”与所谓的“绅士有三种恐惧:对命运的恐惧,对成年人的恐惧,对圣徒的恐惧”是一致的;并且“小人物是肆无忌惮的”与孔子的观点相反,“小人不知道众神的命运,也不知道成年人的话语,圣徒的话语”(《论语·季氏》)。

坦率地说,“中间”是表现出节制,谨慎和敬畏的精神。这是绅士的平庸; “不择手段”是反映无拘无束,不择手段,无所畏惧的心理。这是恶棍的反叛。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