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4日
[本篇访问: 61489]
钱谷融:“认识你自己”

钱古荣,前身为钱国荣,是着名的文学批评家和文学理论家。江苏武进,1918年出生,1942年毕业于中央大学。曾任重庆市高中教师,交通大学讲师,讲师,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所所长。华东师范大学文学。他还是《文艺理论研究》的主编,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国作家协会第四任主任和国家名誉委员会主席。中国文学理论学会名誉会长,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顾问,副会长。他长期从事文学理论和现代中国文学的研究和教学,提出了“文学是人文科学”的思想,对学术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有《论“文学是人学”》《文学的魅力》《散淡人生》《〈雷雨〉人物谈》等等。《〈雷雨〉人物谈》荣获上海市1979-1985社会科学优秀作品奖,《艺术·人·真诚》荣获上海市第四届文艺杰出成就奖。 1987年,他获得华东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终身成就奖。 2014年,他获得第六届上海文艺奖“终身成就奖”。

钱古蓉:“了解自己”

钱古荣(2011年3月拍摄)明亮的视觉中国

与钱古荣先生一起,他总是轻松愉快,如春风。我认为这绝不仅仅是我自己的感受。

2016年冬天,在北京第九次代表大会上,我看到了钱先生。作为参加会议的最年长的作家,他经常接受采访。

“两个黄玉明崔柳,一群白鹭在天上。”在谈到目前的一些评论时,钱先生微笑着拿出了杜甫的《绝句》。看到我似乎明白了,他说:“黄玉明崔柳,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白鹭在天上,从陆地千里。”我突然领悟,开心的笑。

我们都喜欢京剧,钱先生喜欢老人,我喜欢画脸;我们都喜欢自由和自由。分手,请先生给我发一句话。他写了——

“了解自己。”

这是我16岁时在日记的头版上写的这句话。许多年后,我意识到这是苏格拉底的名言。

一个

钱古蓉小时候梦想成为一名教师。当他在大学时,他再次定义了作为教授的理想,获得了丰厚的收入,教学任务并不重,这与他自己的个性一致。

钱古蓉的父亲是一名私人教师。他的孩子的教育非常随意,他只需要严格的学习。我小时候,钱古蓉和我哥哥一起长大。

我哥哥要去上学。钱古蓉尚未达到入学年龄,但他也想和弟弟一起去。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很新鲜。老师很善良,给了我约会。但是两天后这并不好玩,因为我没有自由。钱谷荣赖不想去,他的父亲是第一个,他没有打架,他说他会带你去学校!

钱古蓉和他的哥哥读了《千字文》,孩子们不明白,老师没解释,每天只教一两句话,然后检查记忆。幸运的是,老师钱古蓉所教的这本书已经回来了。

在私立学校待了一年多后,钱古蓉转学到镇上的小学。他开始阅读小说,在四年级时他完成了20个木刻《三国演义》。

随后,钱古蓉对小说,《七侠五义》《施公案》《彭公案》《封神演义》等非常感兴趣,他在小学读书。除了阅读旧的小说,他还阅读了很多笔记,如《子不语》《萤窗异草》《阅微草堂笔记》《两般秋雨盦随笔》,并开始喜欢中国古典诗歌和散文。

应该说《三国演义》是第一本对钱古榕产生影响的书。看到诸葛亮的死,他受不了了,失去了很多眼泪。他最崇拜的是诸葛亮在高蹲下,山峦和野外,自由而舒适。 “三毛毛”一节受到孔明先生的野鹤和单鹤的广泛好评。

虽然钱古蓉当时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但他已经埋下了过去的枷锁和名利。

对钱古蓉影响最大的人是吴淑珍先生。那时,他参加了抗日战争时期首次实施的全国大学统一招生考试,并申请了当时搬到重庆的国立中央大学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系。 。这个部门是新成立的。第二年,吴淑珍先生应邀担任该部门负责人。他是朱家璇的协会,他的性格草率,像《世说新语》,喜欢魏晋风格,喜欢看英文小说。

吴树正五四时期毕业于北京大学。他是一个思想开明的人。当他担任该系主任时,他招募了各行各业的人才。罗根泽,孙世阳,乔大庄,朱东润,曹禺,徐渭等来到这里教书,老舍先生也应邀。发了言。

吴淑珍喜欢去餐厅吃饭,有时候拉着陆古蓉一起吃喝。他很坦率,无拘无束,讨厌虚伪。现在回想起来,钱古蓉觉得,当时,无论他是绅士还是精神领域,他都有些难以预料。然而,他别致的风度和开放的心态不仅仅是名望和财富,不屑和人们的胜利外表,让钱古荣着迷。

“作为吴先生的弟子,我没有学到任何东西。我是如此难忘,他懒惰,随意,对世界无动于衷,最终成为我性格的一部分。”钱古荣说,大学生活四年,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茶馆度过。一本书,一碗茶,可以花很长时间,没关系,不学习。有时候打桥牌和下棋。如果你必须玩,你就不会学习。写文章大多是强制性的,而且很少有活跃的着作。

1942年毕业后,吴淑珍介绍,钱古蓉去重庆国立交通大学任教。后来,交通大学搬回上海,他也和学校一起来到上海。

1951年,华东师范大学成立。钱古荣被调到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在担任讲师38年后,他仅在1980年晋升为教授。同样的经历也是北京大学着名教师吴晓茹参加的。他比钱古荣年轻3岁,北京大学25年讲师。

两个

我喜欢看书而不是写文章,但我能理解它们。但在钱古蓉这种不喜欢写文章的心理,甚至不怕写文章,已成为他不可动摇的习惯。

钱古蓉说,他对这种习惯的忠诚可以说是几十年。后来引起巨大反应的《论“文学是人学”》使这种习惯被外部力量打破。

1957年,华东师范大学举办了大型学术研讨会,并有不少兄弟大学派代表参加。学校各级领导多次呼吁教师提交论文。就在今年2月,《论“文学是人学”》问世了。如果没有当时“双百指南”的精神,如果当时没有热闹的学术空气,钱古蓉不一定会写。

在那次研讨会上,许多与会者批评了《论“文学是人学”》。钱古蓉有点沮丧。

很快,《文艺月报》(《上海文学》的前身)的编辑听说了这篇文章,并决定在阅读之后发布它。同一天,《文汇报》在《学术动态》列中发布了一条消息《一篇见解新鲜的文学论文》。

学校的同事看到了这个消息,有些人对钱古蓉感到高兴,有些人认为这是为了引起人们的注意,并呼吁大家批评。事实上,这一天《文艺月报》还没有被发送给读者,《文汇报》消息背景,难免会引起人们的猜测。

钱古蓉对此一无所知,只能“听到它”。他认为事实总是越来越有说服力,所以不急于纠正《文汇报》报告不符合他的初衷(说他“拒绝文学反映现实的理论”),并认为它可以留在未来的防御文章中。说明。

出乎意料的是,此事的发展完全超出了钱古蓉的期望。 “反右派”的扩张变得越来越激烈,他的批评逐渐从学术转向政治。

钱古蓉之所以没有被列为“右派”的原因据说是因为周扬发言,他说这可以作为一个学术问题来讨论。后来(周扬受到批评)自然成了钱古蓉的证据之一。

在那段时间里,钱古蓉走出教室,助理们立即来学生们“消毒”。 “我的心情非常沮丧。但我也可以看到它。批评结束后,我要去三轮车,一家四口吃饭。学生们对我私下仍然很好。”

钱古蓉说他更善良,从不坏,也很少发誓。有些学生认为他是一个没有理解或尊重的敌人。 “我很虚弱,容易流泪,我感到非常不舒服。但后来我逐渐松了一口气。”

钱古蓉对批评自己的人和事采取宽容态度。他说,宽容是他生活中的基本态度。 “我是老师,我爱自己的学生,我希望他们长大。我总是教给学生他们认为正确的,他们对学生真诚和善良。”

一篇论文引发的批评使钱古蓉几十年来遭受不公正待遇。然而,自1957年提出“文学是人文科学”这一观点以来,他从未改变过。

“我说文学是人类研究,主要是因为文学是由人写的,它是人们对人的影响,对人的判断和人文主义的体现。我从没想过我错了。我心胸开阔。”钱古蓉说。

钱古荣认为,学习的原则与男人一样。首先,他必须是真诚的。对于知识分子或学者来说,他的性格可能主要体现在他的学术态度上。如果没有对学习的真诚态度,一个人的知识就不会达到深层领域。与此同时,学校的诚意也意味着它不能被视为寻求世俗声誉的手段。

在长期批准的情况下,钱古蓉写了《〈雷雨〉人物谈》。他说,《雷雨》抓住了他的心,让他产生了很大的共鸣。他忍不住更深入地写下自己的感受。

为什么要写《〈雷雨〉人物谈》?

钱古蓉不想写。 1959年,上海演出了《雷雨》,他在市内完成了会议,当他回到家时,他看到了《雷雨》在电视上直播的现场表演。 “我想确定有人会批评。等了几天之后,没有人批评。我不能帮助自己,我只是自己写的。”然而,他没有批评表演,只是谈到了他的阅读感《雷雨》。

“我只是根据自己的感受说出自己的话。这种感觉是真实的。任何理论都不能留下感情。从情感到理论层面。真正的批评者应该总是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而不是因为个人情感。不要说实话。你不能说话,你必须说实话。“钱古蓉写了一篇评论,总是比较他的心。他从未离开过他真正的兴趣,并且胜利地赞扬了他不喜欢的东西。

写这样的评论,尤其是阅读和选择书籍。钱古荣看到了更多原版英文书籍,现在我经常看《世说新语》。无论中外文学,他都喜欢古典文学。

钱古蓉不喜欢现代文学。 “文学必须自然地触动他人,依靠艺术来打动人们,而不是依靠口号。”他说,学习中国现代和当代文学应该包括两个要求,一个是掌握知识;第二是能力的培养。相比之下,后者比前者更重要,更难。一些分析性文章不能令人满意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作者缺乏对所评论的作品进行感觉和染色的过程,并将文学作品的审美评价等同于一般社会历史现象的抽象。思想分析。

作为一个文学理论家,钱古蓉非常轻松地看待自己的人和文本:“我无能,懒惰,过世,从不刻意追求任何东西。我经常和朋友相处,总是善良和随和,我认为人们必须诚实诚恳,学习必须严谨实用。我知道没有多少大学要问,但我只知道我想说多少,我永远不会自欺欺人,我会尝试说我有真实的感受和经历,我不会回应他们。“

即使是小事,钱古蓉也不动,别说其他。在清华大学教授兼作家葛非的印象中,钱先生的眼睛非常强大,不可能在他面前伪装他。 “先生是一个非常凄凉的人,但这是非常有原则的。绅士的人无法学习,所谓的”看着它,它也很温暖。“

作者:愉快《光明日报》(2017年02月15日15日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