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4日
[本篇访问: 3342]
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确立和完善

简介: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们党领导人民实行改革开放。为了快速发展生产力和商品经济,有必要调整所有制结构,调动所有积极因素和各种生产资源。我们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的共同发展。我们在思想不断深化,理论不断创新,实践不断进步的改革和发展过程中,建立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成就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没有单一的公有制或私有化取得了巨大成功。目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期。我们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们对改善生活的日益增长的需求与不充分的不平衡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要解决这一重大矛盾,必须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

在改革开放40年来不断推进的理论和实践创新中,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无疑是一项重大成就。正如习近平同志所指出的那样,“坚持和完善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和多种所有制经济的发展,是巩固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支柱。”不断发展和完善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促进中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调整所有制结构,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历史性的决定,将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变为经济建设,实行改革开放。鉴于过去限制家庭副业和市场交易为“资本主义尾巴”的做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成员国自留土地,家庭副业和市场交易是必要的补充”。对社会主义经济。 “这为个体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基础,并为所有制结构的调整开辟了一条突破。

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诞生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生产力极其落后。马克思恩格斯认为,私有制的存在不仅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也是生产力发展不足的结果。在原始社会生产力极度落后的情况下,私有制不可能存在。同样,在社会主义社会中,私有制必须完全被公有制所取代,公有制必须以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为条件。恩格斯对《共产主义原理》中“你能否立即废除私人所有权”这一问题的回答明确指出:“不,不,就像你不能只将现有的生产力扩展到实施财产所需的程度。”“。” p>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们党领导人民实行改革开放,注重发展生产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这需要动员所有积极因素和各种生产资源。为此,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立足中国的现实,大力调整所有制结构,改变原有的“一大两公”所有制模式,允许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并鼓励和引导国内私营经济和个人。经济发展,积极引进外资企业到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解放传统体制约束的生产力,需要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和两个资源。为此,必须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实现多种所有制经济的共同发展。从一开始,只允许个体经济存在和发展,允许民营经济发展,然后鼓励外资的引进和发展;从界定非公有制经济到公共经济或社会主义经济的“补充”,强调多种所有制经济发展的共性;从实践中非公有制经济的快速发展到公有制为主体的理论,多重所有制经济的共同发展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澄清“两个坚定不移” ;市场经济理念的引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非公有制经济的引入,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一次宏伟的改革和发展,思想不断解放,理论不断创新,实践不断进步。处理。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形成与发展

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在实践中,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在增加供给,满足需求,扩大就业,增加税收和振兴经济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从理论上讲,要突破社会主义与私有制不相容的传统观念,进一步促进思想解放。我们党按照中国落后的国民生产力,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这个理论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引入的。 1987年,党的十三大报告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明确解释当时的国情:中国农村人口超过10亿,农村人口基本上用手工具吃和吃。在现代世界中存在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行业。还有大量的穷人和许多文盲和半文盲的人。根据国情的基本情况,进一步明确了我们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解决这一重大矛盾的根本途径是大力发展生产力,发展商品经济,运用价值规律和市场调节的作用。为了快速发展生产力和商品经济,需要改革开放。有必要调整所有制结构,不是搞单一的公有制或私有化,而是要把公有制作为主体和多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

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指出,我们所进行的改革“包括发展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经济,甚至允许私有经济的存在和发展,都取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生产力实际情况。“它确认了私营经济的存在和发展,并讨论了其积极作用。 1997年,中国共产党十五大报告提出:“公有制是主体,多重所有制经济的发展是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 “非公有制经济是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就中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发表了重要讲话。他指出,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的实施,是中国共产党确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重大政治政策。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必然要求。

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基础上,建立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具有许多理论和现实意义。首先,它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结果,是科学社会主义的中国化和现代化。第二,它指导我们从我国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并将长期保持下去。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出发,既没有封闭的,刚性的旧路,也没有改变旗帜的恶路。第三,它在公有制的条件下鼓励,支持和指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理论基础;第四,它为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制度前提和积极因素;五是为中国消除贫困落后,解决温饱问题,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力量奠定理论基础。基金会,提供现实条件。

继续坚持和完善新时期的基本经济制度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成就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密切相关。其中,以国有经济为主导的公有制经济的贡献和非公有制经济的贡献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参与单一的公有制或私有化。取得了巨大成功。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这意味着近年来遭受苦难的中华民族已经从站起来,变得富强起步。新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我们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们对改善生活的不断增长的需求与不平衡发展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要解决这一重大矛盾,必须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和完善基础经济。系统。

首先,我们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没有改变对中国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判断。中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改变。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再次强调,“必须坚持和完善中国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分配制度,坚定不移地巩固和发展公共经济部门,坚定不移地鼓励和支持,并指导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应该认识到,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是不可替代的。我们必须保护各种经济产权和合法利益,确保各种形式的所有制经济平等地利用生产要素,公开,公平地参与市场竞争。它同样受法律保护,依法监督各种形式的所有制经济。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相辅相成,相互促进,而不是相互排斥,相互抵消。要促进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的良性竞争,相互合作和共同发展。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指出:“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混合所有制,是一种交叉持股,相互融合,是一种交叉持股和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实现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形式,有利于国有资本的扩张,有利于各种所有制资本的互补,相互促进和共同发展,这是我们党对党的认识的进一步深化。中国的基本经济制度。

其次,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变意味着发展不平衡不足已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生活需求的主要制约因素。要解决发展不平衡不足的问题,必须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发展不平衡不足与人们对改善生活的不断增长的需求有关。社会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生产力非常落后,即使是低端和低质量的供给也无法满足人民的低水平物质和文化需求。新时代主要时代的主要矛盾是中高端产品相对不足。低端低质产品过剩,高端优质产品供应不足。它不能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改善需求,从而形成新的供求失衡。 。还应该指出的是,人民对改善生活的需求正变得越来越广泛,不仅对物质和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和环境。为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和多方面的美好生活需求,我们需要牢固树立和落实新的发展观,加快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变增长动力。我们还需要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采取各种经济制度。充满活力和动力,我们致力于高质量,高效率的发展,共同促进更加平衡和充分发展的发展。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到2020年全面建立小康社会,开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

(笔迹:魏兴华)